一痕古月照春秋

布袋戏坑友

就是想着说出来会好些

喜欢一个同性朋友,认识七年的那种,很喜欢很喜欢再也没有比她更让我感到相处自然,可以随意暴露本性的,交往没有丝毫顾忌,性格又这么合的人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本来以为,即使你不会有我这样的感情,我们之间也应该是挚友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分班之后的你还是那么受欢迎人缘那么好,你会有很多很多很好的朋友,交流变少话题变少,看着你和谁都会见面一个拥抱,想找你可是时间差都不一样,时间长了想着,要不就这样吧,但又念念不忘,心里怪你从来不会上楼找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,其实什么都不介意,我的就是你的,却还要故意表现出很介意的样子,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。。。也许是看自己态度多差你都不会生气,所以变本加厉了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很怕自己在你心里和别都朋友没什么两样,你身边总是不缺朋友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学校活动因为上课班里没来得及分组,算算自己似乎只能一个人走有些慌,就想着要不干脆去找你,但说出口就后悔了,还是那句话,你总是不缺朋友的。我又何必去自找尴尬又给你麻烦呢?        自己的性格自己也是知道的,和人交往慢热到一塌糊涂,主动说话还只限于心情好的时候。新的班级交了些朋友但也不算交心,宁愿一个人也不会委屈自己的脾气和哪怕有一点不和的人走一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你犹豫这么久我就知道,总归是不方便的,毕竟我只认识你一人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方便的话和我说”留下这句我就走了,还是不要勉强会比较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,我心中还是下意识的认为你待我总会是比别人不一样的,你还和以前一样,会欢喜于我的加入。但我终归忘了你不是我,那种只要你开口别人都能抛下的心情也只限于我一个人罢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好友那么多,我又将是哪一个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后情绪就一直有些低落,睡前还是想着说出来会好些,第二天也能玩地开心些。一个人走也挺好,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,也没有人会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这些自己也感觉自己真是难搞,也许活该这样吧。        反正就是来吐个树洞,有看不惯的也请自己退出去求你们不要留言了。         就这样吧。

送给卿的生贺。
祝我们藏温顶梁柱 @慕卿千余载 生日快乐!!!
请原谅我有限的拍照技术。
给卿打call!!

藏温群国庆产粮活动
关键词:头发

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
坐等卿的三天大车

突然脑洞

白衣的青年走在街上,眉间皱痕带着一缕化不开的愁绪,周身的清冷气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格外瞩目。
对面一间小小药店吸引了他的目光,年轻的老板与小童似是在争执些什么。小童瞪圆了眼气鼓鼓的模样使人忍俊不禁,老板好脾气的哄着他,那温和的笑容像极了一个人。
真的像极了那人。
青年如是想到。

【墨玉】段子


深夜。
德风古道一片寂静,唯有主事者房内烛影闪动,显然又是处理公事不曾休息。
近来江湖风波难平,主事掌管德风古道,在原有公务上又加上要操心遂无端鬼麒主等人,也真是辛苦。
楼千影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要提醒一下上司注意身体。
若那人还在的话,主事便不用如此样样操心了。
他走近轻声呼唤,却无人回应。
楼千影愣了愣,小心推门查看。暖色烛光中依稀看见紫色身影伏在案上,桌前还堆有高高一叠公文,几乎没过人影。
轻轻叹气,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惊扰睡着的主事,楼千影退出屋内,正打算关上房门,却听见里面似有若无传出一身轻呼

“墨...倾池”


圣司仙山以后好心疼离经(ಥ_ಥ)
于是出现了这个小段子。

###布袋戏同人    (杜舞雩)祸风行*弁袭君###
####26个字母格式#####
####人物崩坏严重####
###第一次写段子求轻喷wwwww###
阅读后有任何不满,后果自负
如果你做好准备了







abandon(抛弃)
弁袭君觉得如果祸风行回来的话,他可以不追究之前他的背叛行为。
可最后只有传来杜舞雩的死讯。
beauty(美人)
杜舞雩有时会想起画眉和她那个哥哥,然后不可遏制地想到那双带着媚惑和清冷的矛盾气质的孔雀眼,心情不自觉会变得烦躁。
conceal(隐藏)/calm
“大哥,我们......”
“我已决定了和画眉在一起。”
“哈,吾之好友与吾之小妹,也是一段佳话啊。”弁袭君听见自己带着笑意回答。
dawn(黎明)
弁袭君觉得祸风行照亮了他灰暗的前半生,即使紧接而来的是更深的黑暗。
envy(嫉妒)
弁袭君从不与祸风行和画眉长时间的待在一起,总是先行离去。
他怕被察觉眼中越来越掩饰不了的杀意。
follow(跟随)
在空下来的时候,他会思考。
成立逆海崇帆,成为如今的圣裁者,这所做的一切,也许只是因为想要成为一个能与他并肩而立的人。
grey
从杜舞雩死后,他的世界,连同信仰完全崩塌了。
height
弁袭君发誓,他脚下踩的那两只东西绝对不是为了增高。
imaginary(虚构的)
“逆海崇帆会一直延续下去。”
“我们会一直在一起。”
“我从来都是支持你们的。”
“我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joke
“看好友你如此魂不守舍,莫不是小妹将要出嫁是你伤感了。吾可到时候将汝与画眉交换一下,只要想办法遮去这孔雀眼......”
“哈。好友汝也难得会说笑......多谢。”
kiss
因唇上的触感惊醒的时候,弁袭君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,心想果然是最近太忙出现了幻觉吗。
lip
祸风行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,本想进入弁袭君房内向他说明任务情况,却看见伏在案上熟睡的人。走近了视线不由自主的从那双孔雀眼移到嘴唇上,待反应过来,那人熟睡的侧脸已近在眼前。
在发现对方有苏醒的迹象时狼狈的化光而去。
真是荒唐,摇头甩去脑子复杂混乱的思绪。
不过。。。也太没防备。。。居然被如此近身而不自知。。。
memory
弁袭君在最后也只能想到“祸风行,吾还你了吗?”这一句罢了。
nervous
掌着死印的哪位大人与圣裁者的小妹有了婚约的消息传出,弁袭君的下属都尽量除了必要的事情外不出现在他眼前。
讲真,就算没表情,也清楚地散发着一种“生人勿近,无事勿扰”的气场好吗!
oxygen
每次想到自己失去了他,心口便会泛上窒息般的痛楚。
pile(堆积,积累)
他终于亲手推下了自己唯一的亲人。
quarrel(失和)
画眉死后,弁袭君感觉祸风行理自己越来越远,两人每次见面不是相对无言,便是只谈公事。
reality
画眉死了
死印背叛离开
圣裁者被封印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杜舞雩死了
弁袭君死了
鸠神练死了
secret
其实画眉有隐约意识到兄长的心思,在被推下去的那刻,心中所有的,除了惊慌与不敢置信,还有那么一丝的解脱。
threat(威胁)
在以前,弁袭君与祸风行意见不合时,最后妥协的总是我们的圣裁者。
这一点在他再出时依然没变。
unusual
杜舞雩追着再出的孔雀满苦境跑,说是要让他脱离逆海崇帆,重回正道。
vacant(空缺的)
弁袭君觉得自己一觉醒来就不认识这个苦境了。
不管是武林名人素还真,还是云渡山上的一页书。
所以当他再次看见化名杜舞雩的祸风行时,即使对方对他兵刃相向,他心中也是有点欣喜的。
web
弁袭君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是心甘情愿的放任自己深陷在名为“祸风行”的情网里。
X-rated
苍白的脸颊染上红晕
媚惑的孔雀眼沾上泪水
咬住嘴唇也抑制不住的破碎呻吟
因快感而不住迎合的腰身
双臂紧紧的拥住身上的人,却忍不住在他的猛烈攻势下颤抖抽搐。
youth
那次的事,在后来的百年里两人谁都没再提起。
只是当时身为少年人的一时冲动摆了。
zero
在一个寻常的路口,有三个不凡的人相遇了。